澳门皇冠

dx-banner-03.jpg

大康农业葛俊杰:“争一口气、憋一口气” 打造好国际粮商

2018-07-30

(上海证券报记者 夏子航)“大康农业完成两项巴西收购是这两年,但在之前的五年里,我们就一直在潜心了解、读懂巴西及更多农业资源丰富的国家,同时也在长远思考中国农业企业的全球化布局问题。”大康农业董事长葛俊杰在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521771671075623679.jpg

着眼于加入国际粮商竞争,掌握国际农产品的持续、稳定供给,2016年、2017年,大康农业先后完成对巴西Fiagril及Belagricola两大龙头农业资源平台的收购,从而参与重构大豆国际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

拥有40余年农业、食品企业管理经验的葛俊杰,比谁都理解国际布局中风险控制优先的道理,“不能方向对了,由于不稳健,把事反而做坏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争一口气”的同时“憋一口气”,把巴西农业资源平台建设好,“加强Fiagril及Belagricola的投后管理,调结构、稳模式、强风控,功夫练好了,未来借助Fiagril及Belagricola两大平台掌握更多巴西农业资源完全不是难事。”

巴西农业资源之外,大康农业的中缅跨境肉牛项目也将迎来分批投产。据了解,今年10月,大康农业在云南瑞丽市的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一期有望完工,预计年内实现2万头肉牛屠宰。随着后续项目的分批完工,大康农业将全面推进肉牛全产业链规划布局,逐步贡献盈利。

卡位国际农业资源“很有必要”

大豆产业有着比较特殊的情况。2017年,我国大豆需求1.0769亿吨,绝大部分用于食用豆油压榨及饲料豆粕。

而在另一方面,目前,中国耕地总面积约为20.19亿亩,耕地核心是保障小麦、水稻、谷物等口粮自给自足,大豆种植面积控制在1.2亿亩左右,大豆国产自给率在11%上下。据相关测算,如不进口大豆,在国内种植大豆需要7亿亩耕地,将直接造成大豆与口粮“争地”的情况,这显然并不现实。

在这一情况下,中国农业企业要做的很明显――尽可能掌握大豆国际供应链,参与大豆国际定价权。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大豆9554万吨,再创历史新高,2018 年度预计大豆进口规模将突破1亿吨。我国从巴西、美国、阿根廷进口大豆的数量占到进口总量的95%以上,以2017年为例,巴西、美国分列第一、二大供应国,巴西大豆约占5100万吨,占比超过54%,美国大豆则约3300万吨,占进口大豆总额的35%上下。

现实的问题是,我国大豆进口一方面缺乏定价权,一方面缺乏控制权,一定程度上危害稳定供给及进口利益。

当前,我们大豆进口贸易中的交易价格主要参照国际大豆定价,即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价格作为基准并在此基础上加上基差作为交易价格。而国际大豆贸易被国际四大粮商――四家欧美公司(阿丹米、邦吉、嘉吉、路易达浮,合称“ABCD”)控制,他们掌握了全球60%的大豆贸易。

“与国际粮商相比,我们的农业、食品企业还有差距,卡位国际农业资源很有必要,以构建一套供应链、产业链及价值链。”大康农业董事长葛俊杰表示,“正是靠着长期的、提前的跟踪,我们才能抓住时机收购巴西Fiagril及Belagricola两大农资服务及粮食贸易平台,这非常难得。”

大康农业“生意经”:一手抓布局一手抓稳健

2016年8月,大康农业以2亿美元完成收购Fiagril公司57.57%股权;2017年10月末,大康农业再以不超过2.5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Belagricola公司53.99%股权。

Fiagril及Belagricola两家农业公司大有来头。Fiagril公司是巴西中西部麻省最大的大豆、玉米贸易平台和农业生产资料经销平台之一,该区域是巴西最大的大豆及玉米种植省份,产量约占巴西总产量的34%,其中大豆产量约占到全球总产量的9%,排名全球第四;Belagricola公司所在的巴西南部巴拉纳和圣保罗州则为巴西第二大粮食主产区,Belagricola公司为该区域重要的粮食贸易商和农业生产资料经销商。

葛俊杰介绍称,Fiagril和Belagricola两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十分明晰,一方面为当地农户提供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的一站式采购、农业金融以及技术顾问等服务,“形成与农户的紧密黏性”;另一方面,建立了一套集粮食收购、仓储、物流和出口的完整产业链布局。

据披露,Fiagril和Belagricola两家公司总计服务农户数量达14000户,覆盖种植面积达80,000平方公里(800万公顷),约占巴西2016年耕地面积的2%;粮食经营总量可达到近700万吨,约占巴西粮食采购市场的4.7%。

大康农业董事长葛俊杰向上证报记者表示,大康农业对巴西两大平台的未来方向、发展节奏有着长远的思考。

“实际上,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经销及服务,是Fiagril和Belagricola的优势所在,且拥有较为稳定、可观的利润,是一项不用发愁的生意。”大康农业董事长葛俊杰表示,“我们先期将在该领域进行巩固、深耕、挖潜,把黏性、份额、规模进一步提升;另外,打造统一采购平台,与包括国内厂商在内的农资厂商直接协商、议价、采购,降低成本,进一步提升利润率。”

粮食贸易是一项好生意,但需要成熟经验与风控体系。以大豆为例,它销售合同价格由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期货价格、港口升贴水和其他运费构成,若经验不丰富、管控不科学,会面临一定的价格变化风险和风险敞口,同时还应应对汇率风险。

“历史上,由于未建立完备风控体系,部分冒进的巴西本土农业公司在粮食贸易中遭受到了损失,这给了我们入场的机会,但我们因此会尤其注意发展节奏。”葛俊杰告诉上证报记者,大康农业入主Fiagril和Belagricola两家公司后,进一步厘清了商业模式并提升了风控体系,“扎实深耕,一方面先稳健经营,继续提升农户黏性与当地影响力,一方面进一步提升供应链及风控能力,有了足够本事,后续掌握更多粮食资源十分轻松。”

中缅跨境肉牛项目即将分批投产

对大康农业来说,布局长远、厚积薄发极为关键。“但我们同样会有所区分,思考轻重缓急,有效控制节奏,保障上市公司的业绩回报。”

据了解,大康农业未来的“现金奶牛”项目――中缅跨境肉牛项目将于今年下半年起分批投产。

为进一步规范肉牛进口的市场秩序,有效防范境外动物疫情传入风险,2017 年5 月,农业部、商务部、海关总署、质检总局联合下发《关于支持云南在边境地区开展跨境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试点工作的函》。同年,大康农业与云南省政府在上述三个跨境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试点区域建立了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根据此前披露的预案,大康农业拟非公开发行募资不超过29.37亿元,其中,18.5亿元投入大康农业全资子公司负责的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8.17亿元投入大康农业控股51%的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

公告显示,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投运后,稳定期年平均实现销售收入50.75亿元左右,实现税后净利润4亿元左右;而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主要建设内容为屠宰厂、熟食加工厂、畜产品深加工厂、物流及配套设施,预测达产期年平均实现销售收入59.66亿元,实现税后净利润3.69亿元左右,其中归属上市公司净利1.88亿元。

据了解,在发行募集资金到位之前,大康农业以自筹资金先行投入。大康农业董事长葛俊杰向上证报记者表示,今年10月,上述项目将开始逐步投产,全面投产则为2019年。

“巴西农业平台和中缅跨境肉牛项目是我们目前最为聚焦的两大项目,在围绕长远目标实现精准布局的同时,做到有轻有重,确保上市公司有序、良好发展。”葛俊杰表示。 

(上海证券报7月30日第五版)

1532933067(1).png